• 散文
  • 文學 » 散文
  • 畬鄉美鳳凰
  • 來源:增城日報 作家:[劉修建] 發布日期:[2019-05-10 10:15:02]
  • 汽車在蜿蜒崎嶇的山路上,小心翼翼地行駛著。窗外,云霧繚繞的山嵐,陡峭險峻的山崖,葳蕤茂密的山林,形態各異的山石,五光十色的山花,淙淙流淌的山泉,還有在山谷上空自由翱翔的山鷹,都叫人驚呼不已。而每到一個急拐彎處與來車相會時,眼見得汽車的輪胎貼著懸崖峭壁慢慢挪動,那幾分鐘的艱難和危險,又著實叫人緊張不已。好在司機態度溫和,技術嫻熟,處事從容,一路也都是有驚無險。終于,在拐過了128道彎后,于正午時分,我站在了位于羅浮山西北麓大山深處的正果鎮畬族村嚇水村口的大榕樹下。

    大榕樹樹干粗壯,樹冠寬大,枝繁葉茂,怕是有好幾十年的年齡了。她就像一位年長的老媽媽,靜靜地站在村口。也許,她在盼望著在這一條聯通著鎮上和區上乃至天南海北的水泥公路上,在紛至沓來的眾多游客里,悄然而至的子孫們;也許,她在清涼的山風中,回憶著刀耕火種的歲月,慢慢品味起畬鄉這許多年來喜人的變化。

    大榕樹附近公路的兩旁,是一些鄉民擺放的畬鄉土特產攤位,有紅紅的柿子,黃黃的番薯,烏黑的橄欖,青黃的梅子,翠綠的觀音菜,大個的花生,小個的油甘果,還有很多不知名的水果、蔬菜和藥材。我隨口問一位年輕女子:“這些都是你們自己家種的嗎?”女子莞爾一樂,自信地回答:“當然是自己家種的!您可以嘗嘗。”接著又說:“北回歸線從咱們這里穿過,所以咱們這里的東西,不管是水果、蔬菜還是藥材,那都是最好的。特別是咱們的米酒,都是用純凈的山泉水釀造的,醇香甘甜。咱們也網銷和網購呢。”普通話還挺溜。我看了看她的衣著,完全是漢家女子的打扮,不免好奇地問:“你是畬族嗎?”她爽朗地樂起來,自豪地說:“我當然是畬族,地地道道三公主的后人。不過,最近這些年,咱們畬鄉的條件變好了,也有不少山外漢族的女子嫁過來。咱們平常都是穿漢族服裝,只有本民族節日時,才穿鳳紋裝。”三公主?鳳紋裝?看來,這畬族村——廣州地區唯一的少數民族村落,一定有許多美麗的故事。

    攤位的東面是祠堂。祠堂前的柿子樹上還掛著十幾個小燈籠似的紅紅的柿子,幾米遠白色的墻壁上,是一個大大的藍色“畬”字,這讓我想起山坳里一小塊一小塊金黃的稻田。祠堂前禾場的中央,是用三色鵝卵石拼成的一幅“鳳凰展翅圖”。據說,鳳凰是畬族的圖騰,是畬族的始祖母高辛皇之女三公主的化身。

    我不知道,當年的畬族始祖盤瓠王是否真的是蒼龍下凡,是否因生咬燕王頭而立下大功得高辛皇駙馬之許;我不知道,當年的畬族始祖母三公主是否真的是鳳凰轉世,是否于龍犬變人第六日揭開金鐘罩而誤使龍犬化身狗頭人身;我也不知道,這一支畬族人在明朝時期從湖南潭州府遷徙而來的路上,經歷了怎樣的山高水長和艱難跋涉。但可以想象得到,解放后尤其是改革開放后,在這深山老林,修路通車,引水通電,建房修舍,遇到過多少不為人知的困難和艱險。也可以想象得到,當公共汽車翻山越嶺來到畬鄉的村口,當明亮的電燈照亮畬鄉的夜晚,當自來水嘩嘩流進畬民的水缸,當朗朗的念書聲喚醒山邊的云霞,當電話鈴聲向山外傳送著美麗的傳說,當嶄新的樓房矗立在古老的山腳,當互聯網把畬鄉的特產銷往天南海北,當五星紅旗每天隨著朝陽在山坡上升起飄揚,畬鄉的父老鄉親是怎樣的喜悅和向往。

    祠堂的正前方是一方水塘,水塘里游動著五彩斑斕的錦鯉,塘的周邊種滿了荔枝、龍眼、楊桃和黃皮。左邊是山,前方是一塊山坳里的平地,也是種滿了各種果樹和蔬菜,綠油油的。右邊是一棟三層小洋樓,院子里的荔枝樹下,石凳、石桌很是大氣,石桌上擺放著一套茶具,典雅中透著古色古香,使人不由自主地想坐下來品茗觀景話桑麻。主人家正在吃午飯,見有人來,便熱情地迎出來,盛情邀請一同就餐。我連忙道謝,好奇地詢問了這位80后主人的情況。原來,這位畬族小伙以前在外面打工,現在回鄉弄起了果園,辦起了酒廠,開起了畬族民宿,還時常到山上采挖一些野生藥材來賣。小伙子特意從廢棄的老屋場刨來了一些石臼、柱墩放在民宿的墻角,說是提醒大家不要忘了以前住洞穴茅屋、刀耕火種的日子,不要忘了畬家走過的路。站在民宿三樓的天臺上,小伙子樂著端來一杯米酒,很親切地說:“這是咱們自家釀造的米酒,您嘗嘗。”我隨手接過酒杯,頓時一股特殊的酒香撲鼻而來。輕輕地泯了一口,一股甘泉一縷醇香緩緩流入身體。“好酒!”我微樂著頷首。小伙子指著不遠方的山巒說:“咱們的酒都是用咱們自家種的稻米和山上的泉水,輔以畬族獨特的祖傳配方釀造的,所以有些不一樣。”“三公主的配方?”咱們相視一樂,在這陽光閃耀的風里,在這醇香流動的酒里,咱們似乎已經成為知己。

    循著山泉匯成的小溪,我找到了溪邊的“畬族民俗館”。那一張張圖片,那一件件物品,那一個個故事,讓畬族的歷史從高山之巔化成這一條不屈不撓的清亮小溪,汩汩地從我的心底流過。

    順著小溪往下走,就聽得泉響的聲響。下得臺階,透過樹葉間隙,但見一座懸崖橫亙在小溪眼前,小溪卻并未停止前進的步伐,順著峭壁急流而下,在紅褐色的石面上趟開了一條晶瑩的小路,然后直下山谷,形成一幕壯觀的飛瀑。在轟然的巨響中,摔得粉碎的山溪,又重新聚合在一起,緩緩地輕柔地流出山谷,流向遠方。藍天下,有雪白的蘆花在搖曳。

    有幾位女子穿著畬族的民族服裝在泉水邊拍照,紅衣青褲映照青山綠水,美麗而自然。她們頭上的鳳凰銀飾,在陽光的照耀下更是閃閃發光,熠熠生輝。那紅色的鳳冠,銀色的翅膀,活靈靈一只昂首向天,展翅欲飛的鳳凰。

    這山,這水,這人,不就是一幅絕美的畬鄉水墨畫嗎?如今的畬鄉,不正是那只千百年來畬族人希冀騰飛的鳳凰嗎?



  • 熱點
  • http://www.wenzhijie.com/cl/index.html
    關于咱們| 廣告服務| 版權聲明| 招聘信息| 聯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0 wenzhiji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經秒速飛艇正規平臺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地址:廣州市增城區荔城街荔鄉路81號 郵政編碼:511300 粵ICP備06003862號

    秒速飛艇正規平臺服務熱線:020-32821355 傳真:020-32822591